【文萃】新中国70年电影发展的历史脉络

发布日期:2021-06-30 14:46   来源:未知   阅读:

  梳理新中国70年电影艺术的发展历程,以改革开放为标志性历史节点,可以粗略地将新中国70年电影艺术的历史划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即改革开放前近30年的历史;第二阶段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到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即改革开放后40多年的历史。而在这两大阶段的历史脉络中又包含着若干重要时期。第一阶段包括“十七年”电影、“文革”时期电影和恢复时期电影等;第二阶段包括改革开放后的新时期电影、90年代电影、进入新世纪的电影、十八大召开后的新时代电影等。

  改革开放前,新中国电影体系和社会主义电影体系初步建立,并持续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发挥着全方位的影响力,具体表现在几大方面:

  其一,在电影功能的实现上,改革开放前的新中国电影深受苏联电影模式影响,鲜明地强调意识形态与宣传教育的功能,强调电影应服务于政治和新生人民政权建设的需求,提出了电影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发挥着革命与建设、团结人民与打击敌人的关键作用。与此同时,新中国电影也开始了民族化与多样化的探索,电影的多元化发展也是中国电影在这一阶段的重要面向。“十七年”电影时期诞生了众多经典作品,以工农兵题材片、战争题材片、历史题材片、人物传记片、反特惊险片、名著改编片、喜剧片等,展现出广阔的民族历史景观与现实风貌。

  其二,在电影生产机制方面,新中国电影的生产主体呈现出国有/国营电影工业体系与鲜明计划体制的特点。具体体现在电影制片厂的建制、影片生产的规划、电影“明星”机制和电影审查机制建立等方面。如:新中国成立后,很快便建立了以“八大电影厂”为核心的国有/国营电影生产体系,囊括区域性的故事片厂、隶属军队的“八一厂”及体制内专业化的新闻纪录片厂、美术片厂、译制片厂、科教片厂、农业片厂等。又如:在影片生产上,产生了配合重大宣传和庆典需要的“献礼片”。

  其三,电影的传播机制体现在影院建设与影片放映机制、电影资讯的媒体传播等方面。新中国的影院建设和影片放映形成了“固定与流动相结合”的机制;电影资讯的媒体传播方面,以《大众电影》为代表的电影杂志在推介电影资讯、传播电影文化、引领社会风尚等方面发挥了独特影响力。在这一阶段,电影行业成为中国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一个特别的宣传文化中心:对外,新中国电影成为一道独特的世界文化与传媒景观;对内,电影则凝聚了人们共同的时代与文化记忆。

  其四,在艺术与美学方面,新中国电影在电影民族化的探索中生成了独特的民族化风范。在“十七年”电影时期,电影工作者在艺术创作和审美表达上展开了自觉的民族化和多样化探索,在影像风格、内容叙事、音乐、美术等方面持续实践,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电影语言与视听体系。这一时期还造就了众多具有鲜明创作个性与独特艺术风格的电影艺术家,还出现了大量成熟、系统的电影理论文章,初步建立起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电影理论与美学体系。

  改革开放后,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www.031010.com,再从“入世”到“十八大”召开,中国电影经历了从探索徘徊到繁荣井喷的进程。伴随着中国国门的打开、全面开放,中国电影逐步建立起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电影体系;而伴随社会的转型与革新,电影也成为思想解放与表达时代情感的重要文化与媒介载体。

  这一时期的电影工业依然是国营体系,但伴随着“双百”方针的恢复与“二为”方向的确立,电影的现代化和多样化探索更为显著。全面开放与拥抱世界使得中国电影逐步摆脱师法苏联的单一模式,开始向欧美等国家的电影学习,同时引入日、韩、拉美等国家或地区的电影。这一理念的突破带来了众多国外经典影片的引入,其中突出的表现便是“译制片”的繁荣。

  中国电影的现代化探索开启,安德烈·巴赞、克拉考尔等著名电影理论家的经典著作和理论传入国内,同时促发中国电影美学体系的建构和电影艺术的成熟。以张暖忻、李陀的《谈电影语言的现代化》为标志,电影界开始从世界电影艺术的大格局中重新审思中国电影的创作现状与美学建构,并大胆展开崭新的电影理论与实践探索。

  80年代的中国电影虽然倾向于电影语言的革新与艺术风格的现代化探索,但其对民族文化和电影传统的继承,王中王网站香港马会。及对电影民族化风格的探索都未中断,并呈现出新的艺术成就。其时,电影创作主体呈现出老中青“五代同堂”的局面,新时期的思想解放潮流使他们的创作激情重新焕发。以李俊、谢晋等为代表的老导演如在历史真实的呈现和现代电影语言的运用中,承继了中国电影的民族化美学传统,其作品散发出独特的影像艺术魅力,代表作有《归心似箭》《天云山传奇》《牧马人》等。

  进入90年代,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体制正式建立,经济社会的转轨给中国电影带来深刻影响。中国电影在开始向市场转型和探索的过程中产生了严重的不适应,而电视媒体在90年代中后期的全面崛起也给传统电影带来重大冲击。不过,这一时期的主旋律影片依然在艺术创新探索中获得较大发展。在这一时期,中国电影初步形成主旋律电影、艺术电影、商业电影并存的局面。

  在90年代中国电影的创作景观中,谢晋、丁荫楠等老导演持续保持着高昂的创作激情,为中国影史贡献了诸如《鸦片战争》《周恩来》等杰出作品;张艺谋、陈凯歌等中生代导演以整体性姿态强势崛起,《秋菊打官司》《霸王别姬》等影片在与世界影坛的对话中显示出中国电影的美学风范、民族特质与国际水准;以娄烨、管虎、贾樟柯等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及姜文等新导演在这一时期崭露头角,以鲜明的影像风格传达出对生命的独特理解和对人性的深刻反思,引发电影界高度关注。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电影在遭遇全面危机的同时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中国加入WTO后,电影产业大起大落,电影生产主体以全球最强的好莱坞工业体系为模板,在从“计划”向“市场”艰难转型的过程中开始全面的产业化探索,电影产业的投资主体、内容生产主体和传播主体的生产关系调整初见成效、日益多元。

  在“入世”和电影全面产业化改革的背景下,新世纪第一个十年里的中国电影呈现出开放、多元、交融的格局。以《生死抉择》《》《惊涛骇浪》《东京审判》等为代表的传统主旋律影片保持着较高的艺术水准;《英雄》《无极》等中国特色的商业大片极大助推了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发展;《梅兰芳》《千里走单骑》《让子弹飞》《《疯狂的石头》等文艺片的题材、内容、风格虽然迥异,却体现出中国新老导演对艺术品质的共同追求;《风声》《集结号》《云水谣》《建国大业》等融主旋律、艺术性与商业类型于一身的影片纷纷出现,使“三性”统一的中国电影创作局面逐步形成。

  另外,作为新中国文化领域首部法律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也在这一时期经历了从酝酿到逐渐成型的过程,见证了中国电影产业改革发展的全程。总之,尽管中国电影“产业化”的问题众多,但符合中国国情和市场规律的电影生产和传播体制已初步成型,并产生出以市场产业为主导、公共服务为补充的全新格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电影在持续融入世界电影发展潮流的过程中,迎来全面喷发的时代。进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电影工业体系已基本建立,中国电影的市场化探索、艺术与技术的创新正渐入佳境。

  中国的民族电影产业作为国家文化产业领头羊的地位不断巩固,市场主体包括国有和民营制作机构共同扛起中国电影发展重任。电影票房和观影人次不断突破新高,电影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伴随中国的城镇化和现代化发展,城市购物中心建设、人民消费水平提升与中国电影发展繁荣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密、相辅相成。无论是电影基础设施建设还是电影票房及其影响力等方面均可圈可点。

  中国特色电影类型化发展取得新成就,其中,“新主流大片”“喜剧片”“动作片”“青春片”“爱情片”等类型片不断成熟,“科幻片”、“动画片”、“献礼片”等类型片取得新突破。《战狼2》《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我和我的祖国》等主旋律影片在专业评价、票房收入、观众口碑及文化影响等众多指标中均表现不俗,为中国电影实现“既叫好又叫座”积累下重要经验。纪录片、动画片、科教片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先后诞生了《我们诞生在中国》《我在故宫修文物》《二十二》等优秀纪录片作品,涌现出《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优秀动画片作品,产生了《气候变化与粮食安全》《小鸭快跑》等优秀科教片作品。

  回溯历史,新中国电影在各个不同时期都创造了令人难忘的影像经典,形成了超越时代的共同记忆。新中国历史与人民生活的众多景观都蕴含在这斑斓的影像世界之中,这是中国电影为新中国发展作出的独特贡献;中国电影也以其独特的民族化风范、现实主义风格及多样化创新探索,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电影艺术美学体系,为新中国在世界电影舞台赢得了声誉。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原题《新中国70年电影发展的历史回眸与前瞻思考》,《民族艺术研究》201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子轩/摘)